一句口頭禪竟讓你變社交殺手?小心!快遠離愛講這句話的人

文/史丹佛大學客座講師 竹下隆一郎

 

在史丹佛大學的授課內容中,讓我受益良多,其中最為重要的收穫就是「世界上有很多『正確答案』,但最後都必須由自己做出選擇」

 

在史丹佛大學,越內向,越能掌握事物本質的學生,越容易得到教授或經營者的尊重,也會與他們有更深刻的交流。而且我在當地遇到的谷哥等科技企業的員工或創業家,都不是以賺錢為目的在工作,對於「如何讓社會變得更好」、「理想的公司樣貌是什麼」等,他們是以哲學的方式在深思問題。直到這時,我才意識到,「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很重要」;只是這和「到處發名片」的方式所打造的人脈完全不同。

一句口頭禪竟讓你變社交殺手?小心!快遠離愛講這句話的人
取自 pakutaso

一直說「不」,讓人引發怒氣

我在史丹佛大學時,也出席了一堂運用戲劇手法來表現情境的有趣課程。這和「三明治口味」一樣,至今都對我受益良多。這是一堂完全沒有教科書和講義的特別課程,老師將60名學生分為10組。沒有組別討論的時間,就突然指定其中一組,上台表演「即興」短劇。

 

六位組員的其中一人被指派為「意見領袖」,只有這個人的發言內容需要遵守規則。其他五人則是以準備派對為內容,即興演出。在所有同學面前,老師下了「演出三種類型」的指示。

 

第一種的規則是,意見領袖不管聽到什麼都要回答「不」。

 

「這個週末,來舉辦派對吧!」當老師說完,表演就開始了。

 

因為開始得太過突然,除了意見領袖以外的五個人都一臉茫然,雖然他們一直在思考。不久後,一名組員惶恐地發出聲音。

 

「派對上的料理就用壽司吧!」

 

那個人有點害羞地說,意見領袖反射性地,按照老師的指示回答「不要」,教室所有人瞬間哄堂大笑。

 

「好,那我們不選壽司,改辦披薩派對吧!」為了不輸給意見領袖的拒絕反應,五人提出以「披薩」代替「壽司」當作派對料理的替代方案。

 

意見領袖再次回答「不要」,他還是按照老師的指示,選擇拒絕。教室裡,同時出現了覺得可惜的聲音。

 

「這樣啊,那漢堡怎麼樣?我家有烤肉設備,我把那個帶來烤吧!」

 

「不要。」

 

「嗯......你漢堡也不喜歡啊?那吃熱狗吧!」

 

「不要。」

 

面對各種提案都給予否定態度的意見領袖,使另外五個人漸漸變得不耐煩。

 

「塔可餅如何?」、「水果怎麼樣?」、「意見領袖應該是因為沒有酒才不喜歡,那我帶啤酒過來吧!」各種意見接二連三,不停地冒出,但意見領袖都沒有要改口的意思。

 

最後大家的怒氣也到達頂點,大叫:「不然就不要食物了,總之就大家聚在一起聊天吧!」

 

聽到這句話,原本必須繼續說「不要」的意見領袖也忍不住笑了。

一句口頭禪竟讓你變社交殺手?小心!快遠離愛講這句話的人
取自 shutterstock

說「好」,能讓氣氛變好

在這堂課程,沒有中場休息時間,老師就宣布「第二種類型」的表演。

 

第二種類型中,意見領袖被規定,面對來自組員的各種意見都必須回答「好」。

 

此時教室的空氣裡瀰漫著一種,這樣看來比較容易的氛圍。

 

面對「週末就來辦壽司派對吧」的提議,意見領袖馬上就回答:「好!」

 

和先前的態度完全不同,大家的情緒也被挑起,大聲說著「好,來吧、開始吧。」

 

「壽司的話,雖然超市也有在賣,但我之前聽日本朋友說,他們在家舉辦了讓參加者自己捲壽司的派對。我們自己做的話怎麼樣?」

 

「好!」意見領袖回應。

 

「我有個剛到這裡的日本朋友,他家裡有做壽司飯的木桶,我想我們可以跟他借,用木桶做醋飯。我可以約他來參加嗎?」

 

「好!」

 

「啊!這樣的話,我可以負責買材料。我家附近有賣日本食材的超市,可以買到魚和海苔。也買個酪梨給不敢吃生魚片的人。」

 

「好!」

 

「感覺很有趣呢!既然是難得的聚會,要不要大家一邊吃壽司,一邊分享自己研究的題目?這也可以勉強算是個讀書會吧。」

 

「好!」

 

表演進行得越來越有趣,已經到了老師不得不喊停的地步。

一句口頭禪竟讓你變社交殺手?小心!快遠離愛講這句話的人
取自 shutterstock

「好啊,但是」讓人困擾

結束「只說好」的表演之後,課程終於進行到最後一種類型。那就是意見領袖必須回答「好啊,但是」的類型,剛剛「只說好」的表演讓大家不亦樂乎,大家躍躍欲試的模樣至今我仍印象深刻。

 

「那麼,週末來辦個壽司派對吧!」

 

表演同樣從這句話開始。

 

和前面不同的是,這次意見領袖回答:「好啊,但是......」

 

「但是什麼?」大家回頭對著意見領袖問。

 

意見領袖扭捏地小聲說:「沒有,我是說,壽司我是很喜歡啦!但會不會有不喜歡的人?」

 

成員也沒有因此停下來,似乎是因為有了第一次不停被拒絕的表演經驗,使成員都對此免疫,我覺得這次的對話變得不一樣了。

 

「我知道了,那為了不喜歡壽司的人,也加入酪梨吧!」

 

「好啊,但是......」意見領袖再次扭捏地說。

 

「這次是怎麼了?」

 

「我覺得也會有討厭酪梨的人,那些人要怎麼辦?」意見領袖的態度曖昧。

 

「你是不是討厭壽司啊?」

 

「不是,如同我前面已經說過,我是贊成壽司的,但是我也想尊重其他人的意

見......」

 

這段對話好像永遠無法結束,觀看表演的大家也不知為何地開始變得沉默。這相當不可思議,在一直說「不要」的那時大家反而會笑,與現在的表演相比,當時的氣氛也比較好。

 

這種模糊不清的回應,到底是反對,還是贊成?因為感受不到意見領袖的真正想

法,讓大家感覺很不耐煩。只要不知道對方內心在想些什麼,就會讓人感覺不安。到現在我還記得很清楚,那時教室的氣氛令人很不舒服。

 

對我來說,在這三種類型當中,「好啊,但是」是最具有衝擊性的。說「不」時,反而會出現了熱狗、漢堡等各種派對食材的「替代方案」。這和回答「好」的時候不一樣,會產生不同形式的想法。不過,「好啊,但是」的類型,乍看之下,意見領袖是贊成的,但因為後面加了各種「但是」,導致提案方也變得僵化,每位成員都堅持非「壽司」不可。對話開始變得在小地方打轉,無法往外延伸。

一句口頭禪竟讓你變社交殺手?小心!快遠離愛講這句話的人
不和會說「好啊,但是⋯⋯」的人討論 (圖片來源:采實文化提供)

遠離把「好啊,但是」掛在嘴邊的人

在商場上,我到現在還是不和會說「好啊,但是」的人來往,雖然他有一瞬間接受了我說的話,不過接下來他就會「猶豫」。當然,在進行商業往來時必須慎重、小心,但在重視多元的現代,最好還是能先注意到各種「該小心的地方」。

 

我覺得一開始就拒絕我說「不」的人還可以接受。但「假裝」贊成,讓人最困擾,這些人同時會把「話是這樣說」、「儘管如此」掛在嘴邊的類型。

 

這是有關我參加史丹佛大學特別課程的個人見解,當然在做生意時也會有必須說「好啊,但是」的狀況,但在討論新想法時,是該小心別說出與「好啊,但是」這類的回應。(我想你還喜歡:別再誤踩溝通地雷!職場上2種失禮的說話方式快改過來

本文摘錄自采實文化《不善社交的內向人,怎麼打造好人脈?》一書

作者介紹

 

竹下隆一郎,1979年生,慶應大學法學院畢業。2002年進入朝日新聞社,曾擔任經濟現記者、史丹佛大學客座講師,2016年起擔任世界最大的新聞媒體《哈芬登郵報》日本版總編輯。目標是成為「產生對話」的媒體。

 

2017年,《哈芬登郵報》創立的第5年,達成了網路媒體前所未有的5年即轉虧為盈。2018年達成每月2,200萬網站瀏覽人次。現正努力擴大網路直播節目「HUFF TALK」的觸及範圍。

0 0 複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