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能者多勞還是忍著過勞?你以為的高效工作就是一種病

年輕時工作,你總是用加倍的時間、加倍的努力,去獲取主管的賞識,別人出三分力做的事,你出十分力,一開始,你因為特別勤奮受到喜愛,日子久了,你也習慣這樣的工作模式。有一天,當你成為了管理階層,你發現自己也會自動要求下屬,用超乎薪水價值的時間與力氣、犧牲自己的人生,全身投入給工作。而你的下屬開始愁眉苦臉的來上班,與你勢不兩立。


你明明這麼疼愛、願意交付重要任務的下屬,居然選擇在重要之際離職。終於,你也成為了別人眼中,最討厭的那種主管。


是能者多勞還是忍著過勞?你以為的高效工作就是一種病
Photo by Adrian Swancar on Unsplash

吃苦,不代表成長

 

其實,主管的心理是可以被理解的:我吃過的苦,這些年輕人憑什麼不吃?你覺得自己是在這樣艱辛的環境中熬下來的,不代表體制的錯誤必須像遺產一樣傳承在一代代年輕人身上。現在的時代環境,未必要以「工時」來體現「品質」,更並非以「吃苦」當作「成長」。

 

我們會發現,一間古板的公司,也更常把責任壓在同一個人身上,這就如同將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裡,沒有分散責任,等於沒有分散風險。整間公司會形成一個強壯的共犯結構——會做事的人做很多事,會偷懶的人當薪水小偷。

 

美國《大西洋期刊》曾經研究職場上被視為「能者」之人,結果顯示,職場上表現在平均之上的人,通常會因為更有效率、能夠完成更多事情,而被賦予更多任務,但是,其實這些人一點也不開心,他們會產生巨大的不公平感,也會對工作失去熱忱。而這些人除了經常比他人承擔更多任務,挨罵的機會也更多。


是能者多勞還是忍著過勞?你以為的高效工作就是一種病
Photo by CoWomen on Unsplash

身為能者,你可以怎麼做?

 

如果你也是經常被要求負擔更多工作、超時加班的能者,你可以思考,上司交代給你的任務若是超過你工作義務範圍,甚至要你扛起成敗,你是否需要接受?

 

你的默默無聲,也可能助長這種職場情緒勒索的惡習;你不好意思拒絕,別人越來越好意思要求你;你想做個好人,卻累得不像人。

 

我想,你應該更正視自己的職場價值,避免成為職場工具人。你不需要用這種方式討好上司、幫別人收爛攤子,用過勞換關係、搭上他們的順風車,況且這種狀態也不可能維持長久。因此,若你能向上司的上級、公司的人資部門提出這個問題,很可能是幫助你的主管成長,也才能幫助整個企業。好的團隊必須妥善做好人力資源分配,只有真正發揮每個人的價值,公司才可能維持正向成長。

 


是能者多勞還是忍著過勞?你以為的高效工作就是一種病
Photo by CoWomen on Unsplash

如果你無法一次推辭,至少可以判斷⋯⋯

 

能者就算無法一步到位地講究自己的工作合理性,你也應該判斷,上司交付你的任務,是「要事」還是「雜事」。 一樣是花費時間,公司請你來,應該要花費在成果效益更大的任務上,如果你每天將大部分地時間花費在多數人都可以處理的任務、而非只有少數人可以擔綱的任務,那麼公司請你來的價值是什麼?

 

你也會漸漸被這種徒勞感、一事無成感消磨,懷疑自己的職場價值。為了避免耗損,你應該尊重自己的「能力」,不要將勞逸不均視為共體時艱,你絕對有資格找到一份更合理、公平、懂得善用你能力的公司。

 

一個強大的管理者,不會讓能者過勞,而是精實地發揮人力,讓人才坐在應該坐的位置上,才能為公司發揮最大價值。(我想你還喜歡:一身贅肉都是壓力害的?過勞上班族,當心壓力型肥胖找上門